《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159说:海水物语之六十九: 千里走单骑
作者:李明春 来源: 访问:388 日期: 2024-03-15

千里走单骑

李明春

千里走单骑,是我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的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中的故事情节之一。主要讲述刘备下邳失散去投袁绍,关羽身陷曹营。当关羽得知刘备下落,单枪匹马保护皇嫂寻兄。期间几次受阻,关羽被逼无奈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在古城兄弟、君臣、夫妻相会。
关羽千里走单骑的忠义之举受后人推崇,被统治者崇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
集美学子陈维风,千里走单骑的故事曾被传为佳话,而在今天看来似乎可以说是对现代教育的一种嘲讽!

图片

图:陈维风"千里走单骑"

1939年1月,集美职校内迁大田,水产航海、商业、农林3校14个班614名师生为了心中的梦想翻山越岭徒步赶到了大田。
陈维风早年毕业于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后被陈嘉庚校主选送日本留学。1940年春天,他在广东任职,一听说战乱内迁大田的母校师资奇缺,就毅然响应校主的号召,放弃优厚的待遇,辞别了病榻上的爱妻,买了一对箩筐,一头挑着铺盖,一头挑着幼女,从广东徒步跋涉22天回到大田报到。
陈维风的行为,无疑成为集美学子的一个缩影。
集美水产航海职业学校,即现在的集美大学航海学院和厦门海洋学院的前身,当时堪称中国航海教育史上的“一枝独秀",是抗日战争期间国内唯一一所没有停办的航海学校,也是离海岸线最远的航海学校。
学院迁到内地后,虽然在办学条件上不及以前,但是由于学校坚持严谨治学的一贯作风,千方百计地克服困难,保持着战前“全国设备最完全的中等学校”的荣誉。
没有教材,教师们便借助传统教科书和最新的航海杂志自己编写,师生一起刻印、装订,编成最新的航海教材;为了便于航海实习,师生们在均溪水深流缓的塔兜潭河段搭了个高台训练跳水;为了养殖学科实习,大伙儿又开辟了两个养鱼池。
抗战期间,尽管集美到了远离大海的大田深山里,但集美水产和航海学校的师生们仍然克服种种困难坚持水上训练。
集美职校迁大田几个月后,新校址就被日军发现了。1939年9月20日,6架日寇飞机分成两个“品”字编组,侵入大田上空进行扫射和轰炸,县城一片浓烟滚滚,文庙处的集美职校和毗邻的大田中学教学楼被炸毁,书籍、仪器等损毁殆尽。
学校被炸毁,师生们再次面临流离失所的险境。紧急关头,玉田乡亲们的举动消解了他们的担忧。
在诸多乡贤的发动下,深明大义的玉田乡亲慷慨腾出了范氏祖祠、龙兴殿、太保宫等43处宗祠、民居,安置了流离失所的集美师生。不仅如此,村民们还和师生一起修葺房屋、填池塘平整操场、铺设道路、种植花草,仅用10天时间,教室、宿舍、食堂、图书馆、实验室、医院、操场和仓库就成形了,集美职校顺利复课。
但是,学校上空还时有战机骚扰,怎么办?师生们与村民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就是将课堂开设到森林中。大田一中退休教师范立洋描述当时“森林课堂”的情景:玉田村后面的仙亭山有一片大森林,浓荫蔽日,集美职校的学生结束了出操、早读,用过早餐之后,就带着课本走进仙亭山,十几个班级的学生有秩序地分布在林间的空地里;黑板挂在树上,老师站在树前,学生坐在地上,书籍放在膝上;头上是日本鬼子的飞机在呼啸,林中是集美师生的琅琅书声;午饭在林中草地上用餐,课间时抗战歌声唱响……
集美师生生活十分艰苦,住的是祠堂、旧屋,春夏蚊虫肆虐、透风漏雨,秋冬冷风刺骨、天寒地冻;吃的虽是县政府供应的平价米,但多有霉变,难以下咽。乡亲们见学校闹饥荒,常常把师生带进自家的厨房,端出了本就不充裕的地瓜和稀饭,给师生们充饥。师生们吃完离开时,也常常在餐桌的饭碗下、灶台的锅铲下压着铜板。
图片图:1940年11月14日,陈嘉庚到大田县视察学校时与部分教师合影
是什么力量鼓舞着集美学校师生呈现出这样的精神面貌?范立洋说:“这应该是‘诚毅’校训起到了潜移默化的长远作用。大家都知道,唯有读书,才能救国。陈嘉庚先生以及千百万海外侨胞动人的爱国热情、民族气节的可贵风范,给师生树立了学习榜样。”
在集美职校发生了许多慷慨报国的故事。
1940年3月,陈嘉庚率领“南洋华侨慰问团”回国慰问抗战将士,访问了延安和重庆。慰问结束后,陈嘉庚于同年11月回到故乡福建,专程视察大田集美职校。在欢迎大会上,陈嘉庚慷慨陈词,发表了《有枝才有花,有国才有家》的演讲。
在“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从军热潮中,集美职校学生响应校主陈嘉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号召,踊跃投笔从戎,仅1944年6月至1945年5月,集美商业、农林、水产航海3所职校就有170名学生报名参加了中国远征军,走上抗日前线。
文化不灭,国家不亡。抗战一结束,300多名航海专业的毕业生接母校的通知,立即回到了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