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151说:海水物语之六十一:海洋人文生态乎
作者: 来源: 访问:244 日期: 2024-01-30

海洋人文生态乎

近些年,随着海洋热的日益升温,一些标题性的词语频繁走红而充溢社会,如走向海洋、向海而生,向海图强,海洋强国、强省、强市、强县……,不一而终。

这一现象如涨潮的潮水般不禁充溢了社会,同时也助长了海洋业界滋生了莫名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是不是己经影响了海洋业界的人文生态?!这种影响是什么?不管我们承认与否,这影响就是文化的缺失,使本来就处于弱势的海洋文化建设长时间被弱化,甚至是被遗忘了,在许多地方海洋文化只是口号或形式而无实质性内容,海洋文化建设并未被提升到业界意识形态建设的高度与海洋业务工作同步进行。

图片

有知识并不代表就有文化?我们要充分认识到,当自然科学风光无限时,文化自信仍然是力量之源!《山海经》、《黄帝内经》、《天工开物》、《本草纲目》、《齐民要术》等到无论何时都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经典!而文化是科学产生的土壤。

勿庸置疑,如今海洋自然科学的话语权强势地主导着海洋业界的业态,从历史的角度思之海文化被冷落的现状无疑是文化匮乏或遗失的表现?海洋业界有人文生态吗?这疑问关乎海洋业界内在是否真有文化,关乎其从业者是否有综合素养的大问题?!

不被思考的历史是不具现实意义的。择一业而终一生,观音法界的大慈悲、大无畏、大愿力、大自在、大精进、大清静六大法门,启迪我深刻思考现代海洋文化的进步与发展。为此对于现代海洋事业的进步和发展,笔者始终坚持倡导“大海洋、大文化、大智慧、大无畏、大作为的现代海洋文化理念而行文化苦旅的实践之远。

现代海洋文化的进步与时代人性的沉沦相关联。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充满了各种诱惑,在物欲横流、物质至上、欲火焚身、急功近利的人文环境下,泯灭了灵魂、丢失了信仰,放弃了理想,侵蚀身心的人文社会环境下,我们常常沉醉于科技带来的便捷,忘记了物质生活的本质,为了追求物质的富足,牺牲了对人生的真谛探索和对生活的体验。然而,同舟共济,生死与共的海洋.精神无不时刻都在提醒我们,对于从业者个体或团体,事业的舞台大小与作为密切相关,而又无时不在对你的行为和作为提出抉择性的挑战。个体的行为和团体的作为随着时代的步伐前行将验证,生活不仅仅是为了追求物质的富足,而是为了体验人生生活和事业发展进程中的每一个历史的瞬间。

图片

现代海洋文化的时代反思该是什么?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审视现代海洋事业发展的文化价值观?

今天,当我们用好奇的眼光审视这个百年不遇之大变局的世界时,我们是否应该理性的深思属于我们的现代海洋文化的走向和如何发展?审慎地思考我们的从业方式和自己的生活方式?

现代科学与技术为我们带来的前所未有的便利,但它也让我们逐渐失去了对事业本质追求和真正体验。我们是否已经忘记了在科学与技术之前,我们的事业是什么状态,海洋科研人员的生活是多么的简单而真实?

我们是否还记得,那种海上的艰辛与困苦,那种用渔船当调查船的尴尬,那种宁可死在绞车旁,绝不躺在床铺上的拼搏,那种大风浪中笑傲沧海的风流,那种与同事面对面交流的温暖?这一切的一切,我们是否还留有那份对海洋纯真的好奇和激情的探索?

现实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沉醉于现代科技带来的便捷手段,忘记了海洋事业发展的本质。另一个是找回海洋科学基础理论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定位,倾心倾力锁定世界海洋科学前沿目标,突破影响学科体系建设的瓶颈,提高和强化海上科学实践活动的质量创新发展,为现代海洋文化发展积累和沉淀更为丰富和具有历史与现代价值的资源。

自1980年5月起,组织调动笔者弃理从文,自此开始了文化苦旅,以文字与时间同行。时至今日,回首40多年的码字匠之旅,时间对个人的人生己显得那么苍白,而文字依然忠诚地伴我蹒跚的脚步前行,只是古稀之后重读多年前笔耕的文字,已斗转星移,事过境迁,那些当年还曾有过的文字风光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而今笔者己老去却依然用颤抖的手握紧笔杆继续去书写文字的孤独。

海洋文化苦旅,夜深人静时不时会不由自主的感叹:爬格子己是习惯,成兴趣使然,但岁月己不饶人了。

当年文字风光时,文字可以华美曼妙!春夏也好,秋冬也罢,码出的那些文字都在笔者的悠悠笔下耀眼过,安静过,风雅过……?如今,时间对于笔者来说依然继续孤独前行,而我继续书写的文字似乎令自己感到了点点的苍凉,或是随着生命长度的匆忙缩短而增添了些许刻骨的落寞。

但我依然坚持,操守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为海洋文化的复兴,怀一种淡淡的伤感,似一如白雪,落梅有音,在纷纷扬扬的世间回荡里,尽己之力力求在浮躁的挟裹中彰显一份属于自己的质感,自己的纯白洁净……默默地抚慰自己,告慰战舰,告慰母校,感恩海洋。

图片

文化苦旅四十余载,本想以此题目写成论文,但出于业界人文生态现状的无奈为之。如果读君也同样感受到了这篇文章中的情感与呼唤,那么请业界同行不吝分享,让更多的人重新找回对海洋事业的热爱和对闯海人人生的真挚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