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147说:海水物语之五十七:人类苦难与辉煌的原动力
作者:李明春 来源: 访问:274 日期: 2024-01-05

人类苦难与辉煌的原动力

海洋,是人类苦难与辉煌的原动力。从海业者,从古到今由于地域与区域文化背景的不同,对海洋的认知而有所差异,但万变不离其宗,因而民间对从海业者行为的称谓也有所不同。如弄潮儿、闯海人、讨海人、赶海人、渔家人等等。

无论如何称谓,从海业者海上工作的艰辛、困苦、无助、无奈、搏击、冒险等等,都是已习惯于陆上生活的人无法想象和体验的。

不是吗?一艘船无论大小在苍海之上都是一叶扁舟,漂移中暴风雨时不时会来临,每一次搏击惊涛骇浪都是一次次的生死考验!

海无情人有情,当船只遇难时,船员面对生死唯一的抉择只有同舟共济,抱团死守彰显的是从海业者所特有的海洋精神。船在人在是唯一生的希望!此时此刻对于懦弱者更是别无选择,想逃生毫无希望,跳进骇浪惊涛顷刻间便会被浪涛吞没而葬身鱼腹。

汪洋之上,苍海无情人也无情,古来就有海盗时不时出没。自由不羁、勇猛无畏是海盗的代名词。其特点是勇敢、冒险、探索、顽强、征服、力量、自由、放纵、征服。显而易见,海洋精神即源于古老的海盗精神。

海洋,还是战争的策源地。当马可波罗的《马可·波罗行纪》唤醒了西方人到东方寻求实现黄金梦时,由于海洋的舟楫之便为争夺财富为爆发战争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船舶出海离不开岸基保障,由于船舶的流动性决定了其许多不可预见的安全风险,而岸基保障的港口将会成为瘟疫传播与蔓延的首发地。疾病噩运与灾难传播的同时,敌人也会借此机会挑起战事,袭击目标方以求达到财富掠夺目的的最大化。

总而言之,世界上许多的不幸与灾难大都源于海洋。

尽管如此,但人类的很多重大发现、创新和创造也同样源于海洋,海洋为人类的这些发现、创新、创造提供机遇。

图片

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人类的诸多文明经过与大海的顽强对抗后愈发富有活力。这告诉我们一个这样的结论:定居在世界沿海地区的民族都非常强大(至少一度曾强盛过)。遗憾的是直至今天,向海而生,向海图强才成为我们的一种共识。

《海洋文明史》如此告诉人类:在海上人们可以意识和直接体会到脱离凡事束缚的自由的条件:生活在坚实陆地上的定居民族,依赖程序化的生活:他们期盼着季节的循环和风雨气候的规律变化。经验教会他们怀疑一切新事物、陌生人和变化;他们更愿意将适应环境奉为永恒的法则。他们喜欢稳定收租,而不爱四处闯荡、冒险游历。对于他们来说,偶尔失误并不致命,他们即使犯了错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风险。他们从不探索未知,也从不选择四海为家的流浪生活。他们需要的是纪律和等级,并且往往臣服于最强大的王者。而出海者则相反。和游牧民族一样,他们必须酷爱冒险,具有创新精神和十足的勇气,他们求真务实、重视能力、行动力强且思想开放。从某种意义上说,游牧活动的极致就是海洋探险。航海者愿意冒着迷失方向的危险(去寻找意外发现),利用风和洋流从而与它们逆向航行。他们容不得失误,因为在海上,任何不够专业的操作都会立即致命。水手们无意屈从于任何等级制度,除非是以能力强弱为建立根据、对团队合作有严格要求的合法制度。

世界上的科学问题实质上就是三件事:二暗一黑三起源,二暗即暗物质和暗能量;一黑即黑洞;三起源即宇宙起源,生命起源,意识起源。

      地球,只是宇宙中的一个星球,而这个星球表面积的71%被海水所覆盖,从太空俯瞰地球呈现出蓝色的色彩,因此这个星球又被称之为蓝色星球。

      生存在这个蓝色星球上的人类,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很多重大的发现和创造均始于海洋的原动力。

       世界文明史表明,人类诸多文明都是经过与大海的顽强对抗后愈发富有活力。而定居在世界各沿海地区的民族大都非常强大(至少一度强盛过)。

       世界共识的四大文明分别是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和中国华夏文明。此外,梳理资料不完全整理还有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古希腊文明、迦太基文明、古罗马文明、印度尼西亚文明、威尼斯文明、波罗的海文明、佛拉芒文明、英格兰文明、美国文明以及如今的日本和韩国文明的兴起大都与海洋相关。

       如今呈现在人类面前的一个事实是,世界上大多的大都市几乎都兴起和崛起在海岸上和入海河口处。从一度强盛却鲜为人知的室利佛逝帝国到今日的美利坚合众国,更不消说布鲁日、威尼斯、安特卫普、热那亚、阿姆斯特丹和伦敦,它们的崛起无不印证了这一事实,同时也印证了一个亘古不变的自然禀赋的地缘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