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129说:海水物语之三十九:齐地淄博一烤封神
作者:李明春 来源: 访问:263 日期: 2023-09-08
齐地淄博一烤封神



淄博烧烤火爆出圈一事狂飙过后,留给我们的思考是深刻的,也将是持久的.……
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怎么扯上了淄博烧烤?这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细思深思其实不然,淄博与海有关,齐文化与海洋文化有渊源之连!
在人类文明前行的十字路口,面对多元文化狂躁的世界,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都面临着自身如何前行,文化复兴和继续发展的选择?这个问题是关于能否实现崛起与复兴的根本问题!
国家与民族复兴的根基在于文化复兴,而文化与文明不同,文化关注的仍然是物质层面的表现,而文明关注的重点是精神层面的内在体现。
图片图:火出圈的淄博烧烤
今天的世界,物欲横流,金钱至上,娱乐至死,纸醉金迷等恶象可以说无不充斥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而被堂而皇之的炫耀为文化的复兴?
殊不知,这一社会表象的内涵是历史与现代,传统与现实的碰撞和对抗,这一碰撞和对抗的本质是一场文化战争。
文化战争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会瓦解人们的民族认同、文化认同和国家认同。人类文明史召示和历史的经验吿诫我们,一旦接受了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的洗脑,那么国家和民族的文明断裂将在所难免,这种恶果的代价就是离民族消亡将会不远了。
淄博烧烤,本是人间烟火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为何一时火爆出圈狂飙世间?当众人疑惑而又众说纷纭之余暇,猛然间让笔者想起了齐国太公姜子牙……
姜子牙,齐文化的创始人。笔者想说的是,当淄博烧烤火爆出圈众说纷纭时,评论百态却少有人从齐文化的视角去关注今天的淄博历史上曾是齐国都城时为临淄?从齐文化的视野去解读淄博今天烧烤为由头的火爆出圈惊醒华夏,狂飙世界的行为呢?
正念、正知、正觉、正行,正心,顺其道而行,天必佑之。
面对现代社会的文化多元、信息爆炸和知识碎片化的残酷现实,而现实无不在检验着人们对见识与襟怀的认知?对此,笔者想起林语堂曾说过这样的话:什么叫有见识?“一个人必须能够寻根究底,必须具有独立的判断力,必须不受任何社会学的、政治学的、文学的、艺术的、或学究的胡说所威吓,才能够有鉴赏力或见识。”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句歇后语的下半句“子陵钓鱼,自得其乐”却鲜为人知,这后半句彰显的才是人间烟火的真谛。
太公姓姜名尚,又名吕尚,是辅佐周文王、周武王灭商的功臣。他在没有得到文王重用的时候,老不得志隐居陕西渭水边。太公时常在渭水垂钓,常人钓鱼都是用弯钩,上面挂着饵料,然后抛进水里诱骗鱼儿上钩。但太公的鱼钩却是直的,并且上面不挂鱼饵,还离水面有三尺高。他一边高高举起钓竿,一边自言自语道:不想活的鱼儿呀,你们愿意的话,就自己上钩吧!
图片
图:姜太公像
这件事终于传到了文王姬昌那里,姬昌知道后,便派一名士兵去请,太公却只顾自己钓鱼不予理睬,还自言自语说:“鱼儿不上钩,虾儿来胡闹”。姬昌听了士兵的回报后,改派一名官员去请。太公依然边钓边说:“大鱼不上钩,小鱼别胡闹”。姬昌这才意识到太公很可能是位贤才,需要自己亲自去请才有可能来帮自己打天下。于是他三天吃素后,洗澡换衣服选了个黄道吉日,带领手下文武官员带厚礼前往渭水边去请太公。
太公见文王姬昌诚心诚意来请,两人席地而坐进行了一番谈话,姬昌确信太公是可以辅佐他夺取天下的杰出人才,便当场就拜他为太师。
后来姜尚不负众望,辅佐文王兴邦立国,继而帮助文王的儿子武王姬发灭掉了商朝,同时也实现了自己建功立业的愿望。    
这位老人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姜子牙,后称太公。
此后,“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也成为流传千古的佳话。
再说“子陵钓鱼,自得其乐”。
严子陵,名光,字子陵,浙江会稽余姚人,年少时很有名望,是东汉初年的隐士曾与刘秀一同游学。刘秀称帝后,曾三次派人请严子陵入京,与之彻夜畅叙友情井同榻而卧。期间严子陵的脚放到刘秀肚子上睡觉,刘秀也不以为然,第二天太史认为冒犯了帝王,建议治子陵的罪。刘秀却笑道:朕与故人严子陵共卧耳予以驳回。还邀请子陵担任谏议大臣一职但却遭到子陵的婉言谢绝。
子陵后来移居富春江畔,过起了田园生活,时而耕作时而在富春江垂钓。生活虽然比起入朝为官清贫很多,但却生活得自由自在,活得自得其乐八十高龄卒于家中。
元代诗人张可久在《普天乐·秋怀》写到:为谁忙,莫非命。西风驿马。落月书灯。青天蜀道难,红叶吴江冷。两字功名频看镜,不饶人白发星星。钓鱼子陵,思莼季鹰,笑我飘零。
毛泽东在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中也曾写有“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诗句,就是用严子陵隐居垂钓富春江畔这件事,劝柳亚子先生留在北京参加建国工作。
严子陵这种淡泊名利、甘愿清贫的品质一直为后世所景仰。
“醉翁之意不在酒…….”姜太公钓鱼不在鱼,而是为了引文王关注钓王与侯成就大业。而严子陵钓鱼是纯粹的钓鱼,没有功利之心,过的是晨起而作日落而息垂钓于富春江之上的田园生活。
诸葛亮在《子书》写到:“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句话道出了人生的许多真谛。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一个来去匆匆的过客而已。富与贵、名与利,都是身外之物、过眼云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追名逐利,可能会风光一时,能给人带来巨大的物质利益,同时也能够满足人的虚荣心的需要,但心灵不会自由,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烦恼,也活不出真正的精彩。
淡泊名利可能平凡,但是还不至于平庸,做事泰然处之,不惊不喜;缘来惜缘,缘去随缘,失之淡然,不悲不怒。
淄博烧烤,何以惊世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