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69说:故乡的辽东湾之一:渤海一抹中国红
作者:李明春 来源:海洋文化教育研究中心 访问:1738 日期: 2022-05-06

朋友,你知道辽河口吗?

辽河从渤海北部的辽东湾入海,这入海河口即是辽河口。

辽河是我国七大入海河流之一,发源于河北平原,流经河北、内蒙、吉林和辽宁四省,在辽宁盘锦市盘山县境内注入渤海辽东湾,全长1430千米。辽河同辽河流域的支流西拉沐沦河、老哈河、大凌河是孕育我国红山文化的中心区域,共同孕育了悠久的红山文化。

红山文化的C型龙是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玉器的典型代表,被称为中华第一龙。

辽河入我国内海渤海,辽河入海口是我国18000千千米海岸线上至今仍不失为较为原始的原生态的一个入海河口。

辽河,从时间的维度是丈量历史时空的不息脚步,是红山文化的龙脉延续。

辽河三角洲,是山海关外之东辽阔黑土地之肺,是北国鱼米之乡的摇篮。

辽河口,是渤海精灵斑海豹的家园,是国鸟丹顶鹤迁徒的驿站,是生物多样性物种和谐相处的生态世界,是我国东北走向海洋的出海口,是芸芸众生向海图强追求幸福的精神寄托,是托起一方天地未来繁荣的蔚蓝。

辽河之水,承载着五千年的厚重文明,黑土地浓烈的芳香,老工业基地的勃发,一方水土豪爽的性格和深情眷恋的乡情,与辽河融为一体奔腾注入辽东湾,融进渤海,汇入世界海洋共同体。

69-1.jpeg

作为我国七大河流之一的辽河,千百年来辽河不仅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人,它的湍流有幸孕育了红山文化,并一路奔腾不息赴向辽东湾,而后注入了渤海。

渤海,我国唯一的内海,也是冬季唯一结冰而涌动冰潮奇观之海。

2009年初冬,一场强劲的西伯利亚寒潮提前降临,渤海的冰期提前到来了。

这时节正是西太平洋斑海豹洄游季,途中一个族群的斑海豹,也许是由于贪玩耽误了行程,或许是饥饿难耐误入了山东半岛的一处浅海区。这天清晨,有人突然发现在海岸外不远处刚冻结的冰面上,有十几只斑海豹在哀叫,人们赶紧报了警组织人力把这些海豹重新放归大海。

斑海豹如期回归了辽东湾,回到了它们繁衍生息的家园。

辽东湾与渤海湾、莱州湾是渤海内的三大海湾之一,辽河口湿地是辽东湾畔的一片河海沟滩。自古以来,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辽河口特殊的作用与存在的价值。一个河口造就了一方水土,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人,一方人书写了一方河口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辽河口湿地西起大凌河,东至辽河口下游,总面积约22.3万公倾,其中滩涂约6.7万公倾,水库、坑塘和河流约7.4万公倾,苇塘约8.2万公倾。湿地物种丰富,有鱼类45种;鸟类287种,其中国家保护一类丹顶鹤、白鹤、白头鹤、东方白鹳等9种;国家保护二类39种,鸟类组成以水禽为主达137种。

辽河口湿地生态类型以芦苇、沼泽、河流水域和浅海滩涂海域为主,是一个以保护丹顶鹤、黑嘴鸥等珍稀水禽及滨海湿地生态系统为主的野生动物类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69-2.jpeg

辽东湾海岸线,对于自然而言是海陆相互作用的自然记录,是陆地的自然皮肤,是海洋的自然性格,是人海相互影响的自然结局,是地球馈赠给人类不可复制的自然遗产,是空气、水和陆地三圈相交的独特的自然生态,是海洋、陆地、大气生物平衡的自然公园。

辽河口湿地,对于社会来说是盘锦这座海滨新城走向海洋的前沿地带,是保护世代家园的城堡,是科学研究海、陆、气和生命相互作用的天然实验室,是盘锦这座希望之城认知、感悟和亲近海洋的情感寄托,沉淀着属于红海滩的人本文化。               

今天,历史上世界上弱肉强食的战事与战场已由最初的山川河流而全面转向了海洋。对于这一事实,历史学家也许会发问:这是否会是人类社会进程的一个大转折?

辽西大地承载了辽河,辽河奔流注入渤海,这使辽河口湿地成为陆地与海洋的关隘和峰火台,辽河口把过去留在了现在,必将把现在延续至未来。与辽东湾伴生的这座未来的城廓,蔚蓝色一定会托起盘锦的繁荣与昌盛。正是在这繁与昌盛的进程中,辽河口湿地保护与开发,开发与环境,环境与生态又成为了一个个热点的话题。

面对经济发展和保护生态环境的矛盾,取舍之间,盘锦市委和市政府经受了决心、勇气和担当的考验。

红海滩的颜色,是血脉的颜色。

在距今五至六千年左右,延续了达2000年之久的红山文化创造了社会形态初期处于母系氏族社会的全盛时期,承载了晚期逐渐向父系氏族的过渡。红山文化最具代表的玉器型——C型龙,被中国第一龙。

辽河口是我国最大的滨海湿地,红海滩是海退陆生的注脚,前人沿着凸起的滩脊跟进使这片海陆勃发了生命的活力。

辽河口湿地在潮水的作用下自然形成有许多大小不一的潮沟,碱沟、裤裆沟、干鱼沟、鸡爪沟、二界沟,这些名字土气的掉渣的潮沟,印证了前人向海而生的坎坷演绎了传奇。

辽河口湿地是我国东部沿海地区仅有的最大片的滨海原野,潮沟、水洼、芦苇、碱蓬共同演绎了湿地特有的景观。

红海滩的颜色,是英雄的颜色,更是人伦的色彩。我国的河口从古至今多为军事重地,多有英雄战死疆场,英雄的鲜血染红了河口,也浸红 了海滩遍野的碱蓬,涂上了英雄的光辉。今天,理想主义的时代渐渐远离而去,而碱蓬草却依然顽强地生长,铅华洗尽,本色如初。

辽河口湿地自古便是海生与陆生动物共同的家园,也是一方人赖以生存繁衍的安家之地。

家是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对于地处三角洲的东风镇来说,这里也是爱国将领张学良的故里,少帅曾在这里度过了他的青少年时光。

1928年,已离开了家的少帅投资三万元现大洋在驾掌寺修建了占地一万平米,拥有80间教室和宿舍的小学校。1931年,他又岀资修建了礼堂,校名为张学良亲笔书写:驾掌寺新民小学。

 "九一八事变",日宼占领了东北,驾掌寺新民小学被迫停办。1934年,校舍被日军扒毁。如今,昔日驾掌寺新民小学遗存的只有一片废墟。

红海滩的颜色,是季节的颜色。

69-3.jpeg

冬天到辽河口来看冰,冬时的红海滩失去了火红的色彩,西北风似乎带着一种野性,一路嘶鸣而来。寒风尖啸地掠过湿地和海滩扑进辽东湾,在湾口岸边风头遇到了海冰的阻拦,这海冰是在潮水涨落作用下形成的堆积冰层层叠叠,横七竖八壮美了北国风光而成为又一道奇观。

辽河口湿地是动植物的家园,物种享受了风和日丽时的温馨,还要经历寒冬冷酷的磨难,这就是湿地的自然生态世界。

滩上碱蓬草,一岁一枯荣,滩缓知水浅,鹤呜海驿站。丹顶鹤生性雌雄成双,被寓意幸福、长寿、吉祥和忠贞。

辽河口,斑海豹的家。每年入冬前,斑海豹都要洄游到这里繁殖后代,尽享天伦之乐,次年春天离开远行。

中华绒螯蟹是辽河口湿地的宠儿,海水里生,淡水里长,雄此雌大,螯足绒毛,成就了盘锦"蟹都"的美名。

辽河口湿地的骄傲和自豪,水中海豹,陆岸河蟹,空中仙鹤,时空变换构成了湿地天堂,四季往复成就了盘锦一方水土的神秘与神奇。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不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我们提出来就是,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因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今天的辽河口,红山龙,红海滩,红了盘锦市,红了辽东湾,红了渤海,梦圆中国红!




文  李明春

图  田继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