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52说:海盐史话之二:盐鹽史记
作者:李明春 来源:海洋文化教育研究中心 访问:852 日期: 2021-12-31

盐是指来源不同的海盐、井盐、矿盐、湖盐、土盐等。

盐的前世今生如何?

早在古代时,我们的先民就已经懂得了盐的重要性,他们可以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可以不吃肉不吃好食物却离不开盐。

魏晋南北朝时,南朝梁萧子显编撰的《南齐书·卷四十一·周颙列传》中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颙清贫寡欲,终日长蔬食,虽有妻子,独处山舍。卫将军王俭谓颙曰:卿山中何所食?颙曰:赤米白盐,绿葵紫蓼。

如此,诞生了一个典故“赤米白盐”。通过这个故事可以看出,周颙可以不贪恋妻子美色住在山里,不吃荤只吃素,但他离不开盐。另外也可以看出来,盐在魏晋南北朝时的食用情况,证明人吃盐几乎是与生俱来。而汉朝时押元韵乐府诗歌《古艳歌》中也这样写道:"白盐海东来,美豉出鲁门"。

古人写盐和记载盐的特别多,黄帝和蚩尤的上古大战也有学者认为是“争盐之战”,但此说因证据太匮乏,仅凭地形上来说是为了争夺食盐并不严谨。

盐史考证,绕不开谁是第一个吃盐的人、古人如何制盐、盐在古代经过了什么样的发展几个问题。

最初制盐谁是第一个人已不可考,但早在仰韶时期,我国古代先民们就已经开始制盐却是事实。

52煮盐器皿.jpeg

20世纪50年代,我国考古学家在福建的出土文物中发现了远古煮盐器皿,距今大约有七千多年历史。

出土文物的煮盐器皿只是物证之一,却缺乏文字记载的辅证。确切的文字记载出现在《尚书·夏书·禹贡》,书中记载“青州”进献的贡品如此描述:海岱惟青州。嵎夷既略,潍、淄其道。厥土白坟,海滨广斥。厥田惟上下,厥赋中上。厥贡盐絺,海物惟错。

显然,这里说的青州即是今天的山东青州,位于渤海和泰山之间,是古代九州之一,连接潍坊、淄博大片区域,北濒渤海。嵎夷治理好,潍水和淄水便疏通了。此即是今山东潍坊和淄博,而紧邻黄河口的莱州湾即是这一带的核心区域,黄河口与这一区域大片的盐碱地曾出产贡品,进贡的物品除了多种多样的海产品外,最主要的贡品便是盐和细葛布。

《尚书》中记载该区域制盐上贡,但并没有明确记载谁是制盐者,而《世本》里记载的“夙沙氏”只是如此记述:夙沙氏煮海为盐。

如此记载的"夙沙氏"是什么人呢?是一个人名还是一个部落名字呢?按照古籍的记载方法,如此记述应该是一个部落,也就是说,这个部落名叫夙沙氏,他们最早开始煮海取盐。这个有说是黄帝大臣,但秦朝相国吕不韦在《吕氏春秋》里则认为是炎帝的臣民,或者说是诸侯。

《吕氏春秋·用民》中记载:夙沙氏之民,自攻其君而归神农。种种记载表明,最初制盐的是一个靠海边居住,叫夙沙氏的部落,但对此存在一个顺序问题。

《世本》的原作者已不可考,而成书年代也不可考,有认为此书多半是汉朝时某个人的伪作,但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

《世本》全篇收录在《汉书·艺文志》中,所以该本书中的记载应该是参考了《吕氏春秋》。

但对此应该引起我们注意的是,记载中写的并不是现代的"盐"字,而是繁体字的“鹽”,当然这又与汉字的演化有关了。

我国古代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里收录时也是“鹽”字,对于"鹽"字有一个名叫许慎的人曾这样解释:咸也。从卤监声。古者,宿沙初作煑海盐。凡盐之属皆从盐。

考证是一件十分繁杂的工作,如此不厌其烦地说盐的繁体字,是想要知道盐字是从了什么偏旁部首。

我们可以看到,许慎也说是夙沙氏开始煮海盐,只不过把宿沙氏写成了夙沙氏并说这个字从卤。

清代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里又这样说的:卤也,天生曰卤,人生曰盐。

这又是什么意思?说天生的叫作卤,人煮出来的叫作盐。这说明在上古时期,人们吃的盐并不一定都是精制出来的,也有吃天然盐的。所以,制盐不能是一个部落或者一个人发明的,而是先从食天然盐到海水煮盐,这其间经过了一代代人的经验累积和试验而形成了一种工艺。显然,古代的制盐技术应该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把制盐技术归功于某个部落或某个特定的人并不完全合适,但有一点又是可以理解的,那就是古代民间的造神多与美好的愿望与理想的寄托有关,又与把某事某人神化有关,否则就不会有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了。

关于盐的制作,最开始的食用盐全部都是海盐,而古人对于煮海盐有更为形象的名字叫“熬波”,也叫煮海熬波。元代人陈椿曾经编撰《熬波图》,但原著已经失传,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明朝政治家、黑衣宰相姚广孝重新编录的。

汉朝时才开始有了盐井,人们开始平地取盐,汉代杨雄编撰的《蜀王本纪》中记载:汉宣帝地节中,始穿盐井数十所。

这里说的是汉宣帝地节年间开始打盐井,同时汉朝也开始依山取盐。吴王刘濞,淮南王刘安都曾经靠山煮盐和铸钱,并且都以此积累起财富而反叛,直到现在,食用盐的来源种类主要是海盐、湖盐和井盐几种,一直流传至今。

魏晋南北朝时,制盐的方法已经非常成熟,北魏末年,贾思勰在《齐民要术·卷八·常满盐花盐第六十九》中,分别记载了两种制作法:造花盐、印盐法:五、六月中旱时,取水二斗,以盐一斗投水中,令消尽;又以盐投之,水咸极,则盐不复消融……好日无风尘时,日中曝令成盐,浮即接取,便是花盐,厚薄光泽似钟乳。久不接取,即成印盐,大如豆,正四方,千百相似。成印辄沈,漉取之。花、印二盐,白如珂雪,其味又美。

这里说的花盐属于精加工,细白小粒盐,可以看出在魏晋时期,对于盐的制作已经非常精细。元代陈椿《熬波图》佚失,到了明朝时,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详细记载了四种制盐的方法,分别是海盐、池盐、井盐和崖盐。

宋应星记载的制作海盐法,记录在《天工开物·作咸第三·海水盐》中:凡海水自具咸质,海滨地高者名潮墩,下者名草荡,地皆产盐……无雨日广布稻,麦稿灰及芦矛灰寸许于地上,压使平匀。明朝露气升腾,则其下盐茅勃发,日中晴霁,灰、盐一并扫起淋煎。

不难看出,这是种非常原始也非常缓慢的制盐方式,光是前期就先要在海边种盐,就是把一些稻谷杆什么的撒下,等明天雾气升腾凝结出来的盐雾再连着这些茅草一起去煎,之后还需要进行许多步骤的后续加工工艺。

如此的难度和低效率生产出来的盐却人人都需要不可或缺,所以必定会成为非常重要的国家战略物质,如此重要的食用盐,几乎是从远古就开始被列入国家和政权管制行列。

古代对盐的管制,早在周朝时,就已经专门设置了官职去监督和生产盐,对于怎么用盐和什么人吃什么盐都有严格的礼仪制度,《周礼·天官冢宰·酒正/掌次》中这样记载:盐人掌盐之政令,以共百事之盐。祭祀,共其苦盐、散盐。宾客,共其形盐、散盐。王之膳羞,共饴盐。后及世子,亦如之。凡齐事,鬻盐,以待戒令。

盐人掌管有关盐的政令,以供各种事情所需用的盐。祭祀时供给所需的苦盐、散盐。款待宾客时供给所需的形盐、散盐。为王烹制膳食佳肴供给饴盐,为王后和太子同样如此。凡调和食品的事,煮盐以待命。

古人很早就意识到了盐的重要性,各朝各代对盐的管制都是非常严格的,私自煮盐从汉朝时就已经入刑。私自煮盐会给煮盐者带来什么灾难?司马迁在《史记·八书·平淮书》中记载:冶铸煮盐,财或累万金,而不佐国家之急,黎民重困。这是指那些诸侯王铸铁煮盐累积出了大量的财富,却根本不是为了救国救民。

《汉书》中写吴王刘濞靠煮东海之盐暴富,而这些财富却成了谋反者的底气,所以汉武帝刘彻最先实施了盐法。

《史记·八书·平淮书》中记载:敢私铸铁器煮盐者,釱左趾,没入其器物。这指的是敢私自铸铁煮盐的,把左脚趾给剁了。从此以后,后面的朝代都将盐的产出加以严格管制。唐朝时是个例外,前期对盐并没有管制,不专卖也不收税,《新唐书·食货志》中记载:天宝至德间,盐每斗十钱。

如此重要的人者必食的盐,这个价格也并不算贵。但安史之乱后,唐朝国力急剧下降,随之而来的是唐肃宗乾元元年开始了盐的专采专卖,最终形成了“榷盐法”。唐宪宗年间,盐法规定:偷卖盐一石者死,一斗以上杖背。

惩罚程度之严格,偷刮一斗盐碱土的罪名和偷卖一斗盐的罪名是一样的。但这仍然禁不了偷卖者,利润太大,有些人仍然会铤而走险。至宋朝,相比较来说开始有些放松,但到了明朝时又归于严苛。

盐从远古开始就被人食用,到汉武帝开始制定盐法。自古盐一直背负着特殊重大的责任,同时也成为非常重要的必须品,这就注定了盐的不平凡地位。

从单煮海盐到井盐和崖盐的出现,我们古代先民在探索和制作上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书写了人类海洋文明的一个天工开物的篇章。

盐的历史博大精深,盐鹽史记说的是盐,却又何尝不是古人的一部盐的发明史和制作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