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42说:血性风流 一一写给闯海的人
作者:李明春 来源:海洋文化教育研究中心 访问:470 日期: 2021-10-22

      此文说闯海人,泛指古往今来终生投身于海洋各业的一代代炎黄子孙。

     1968年,初春三月大连港某码头一艘海军北海舰队的山字号登陆舰静静地停靠在码头上。某一天傍晚时分,突然间一队队刚刚应征入伍的海军新兵队伍不是那么整齐的走进了海港向登陆舰走去。从这些新兵的口音和相互搭讪的交谈中可以得知,他们是当时辽南鞍山、盖县、复县、新金县和金县五地刚刚应征入伍的新兵,此行是前去地处山东半岛的威海北海舰队训练团驻地一一刘公岛。


42-1.webp

       刘公岛,中国海权的耻辱地、生死碑。

      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原因,1967年全国征兵工作暂停了一年,1968年恢复了春季征兵,这批新兵的数量虽然较大,既然从军注定将从此改变他们的命运,其中有人也将从此开始把全部身心浸于海水之中了。

      笔者就是这批新兵中的一员,50多年过后回首曾经的火红年代,回眸己逝去的流金岁月,与友人侃大山时曾不无遗憾地说过如此玩笑话:半个世纪海水浸泡,此生无怨无悔,如果割下身上的肉红烧可能都不用放盐?!

      说起刘公岛,无法绕过北洋水师。从刘公岛踏入军旅想到了拿破仑的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

      拿破仑,1769年8月15日出生于地中海的科西嘉岛,后来成为十九世纪法国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缔造者。

      拿破仑曾说:"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一旦这头狮子醒来,整个世界将在她的脚下发抖。"

       然而,中国醒了吗……

       刘公岛,位于渤海海峡口外,黄海北部、山东半岛东端,面积3.16平方公里。岛上没有一座坟莹,却游兮着中华民族一代海军将士不屈的忠魂。这样里只有一座迟立了一个世纪的丰碑,却沉负着一代铁甲舰队彪炳青史不朽的功绩。

      刘公岛,大清国北洋水师的司令部驻地,1894年大黄海海战爆发,揭开了中日甲午战争的帷幕。这是血火海洋的对决,是一场中日海军血火的厮杀,是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抗争,是中华民族国家海权的检验?!

42-2.webp

      1894年7月24日清晨,日本军舰在大黄海北部向北洋水师舰队突然发起猛烈炮击……

      清未海军甲午海战纪事载:"邓世昌首先攻阵,击毁敌船,遇救出水,自以阖船俱没,义不独生,奋掷自沉,忠勇性成,一时称叹。"

      清未邓壮节公事略又载:"公临难,有佩以自负者。公抚膺曰:`吾志靖敌氛,今死于海,义也,何求生为!'舰沉,公犹植立水中,奋掷署敌。"

     舰沉,义不独生!这是闯海的男人血性张扬!

      一个多世纪后,一位作家来到刘公岛,祭奠完北洋水师忠烈后,写下了这样的警言:

      刘公岛是一幅古老的油画,镶嵌在海天间蔚蓝色天幕上,每天看画的人很多,谁能真正看透?

      刘公岛是一本无字的大书,横亘在清澈如镜的海面上,每天去翻书的人很多,谁能真正读懂?

      刘公岛是一座无形的大钟,悬挂在海洋史的框架上,每天来抚钟的人很多,谁能用心去撞击?

      一个人的报复是罪恶,一个民族的报复是辉煌,这是人类文明史给出的例证。

      北洋水师,一群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演绎了一部爱国主义的悲壮剧。炎黄后世子孙的闯海人是一代代不屈不饶的男人,这些男人无不传承了海疆英雄的血性基因而世代闯海不息。

      男人的血性,这是一个永远的话题,一个关于雄性的话题,一个关于担当的话题,一个关于英雄的话题,一个关于生于斯,长于斯,歌哭于斯的敬典祭祖的话题。而今天却是一个引人深思的话题,或是一个令男人汗颜的话题,又或是令闯海人遗憾的话题,但古人留下许多荡气回肠的千古绝唱从未离中华民族的男人远去?

42-3.webp

      男儿英雄气:

      汉高祖:"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回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魏曹丕:"美百川之独宗,壮沧溟之威神,经扶桑而遐逝,跨天涯而托身。"


      男儿战沙场:

      李白:"长风挂席势难回,海动山倾古月摧。君看帝子浮江日,何似龙骧山峡来。“

      "北落明星动光彩,南征猛将如云雷。手中曳曳倚天剑,直斩长鲸海水开。"

      文天祥:“楼船千艘下天角,两雄相遭争夺搏。古来何代无战争,未有锋蝟交沧溟。"

        男儿报国志:

        "六龙杳霭知何处,大海茫茫隔烟雾。我欲借剑斩倭臣,黄金横带为何人。"

        辛弃疾:"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事休。“

        "海水连天凝远望,山风吹雨征衫薄。"

        霍去病:"海水梦悠悠,君愁亦我愁。"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男儿冲天志:

        岳飞:"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屈原《国殇》云:"奏凯归还,或者埋骨青山,既然上了战场,生死,便是闲事……,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王昌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苏轼:男儿意气,在战场上酝成陈酿,酒入豪肠,生死一场!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男儿家国情怀:

      文天祥一一过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鲁迅: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

      《易经》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长心的闯海男人冷眼向洋看世界:"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漫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中国梦,海洋强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