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的名义说海洋》14说:相遇海洋文化
作者:李明春 来源:海洋文化教育研究中心 访问:290 日期: 2021-04-02

 "如果需要,请叫醒我",这是退休的我曾认真的对朋友说过的话。


2018年国庆日,疼痛孤寡于家中,我傻傻地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写?


一、对话知识与文化


       提起海洋文化,业界多有人言之重要,行之浅薄,似乎文化就是一块抹布用时不可缺,不用时弃之然然而大行其道,显然这是一种有知识没文化的表现。对此有人却不以为然,完全漠视了海洋事群体性的人文关怀,深层次理解本质上来说是否认业者自身存在的一种十分浅薄和丑陋的理念和表现。因为文化的常期缺失与跑偏对事业发展的影响将是深刻的,正如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所言:"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人,体有疾可医,脑进水疾顽。一次次痛楚的挣扎中幡然醒悟,在祖宗的土地上,在中国海洋事业的进程中,在母亲长眠的梦里追述历史海洋的故事,讲好新中国海洋故事倒成了一件乐事,可以启迪人生,老矣继续书写个人与国运海洋的兴衰了以自慰。


       难违天命,年少从军离家时,爸爸对我说:祖国与海同兴衰;妈妈告诉我:故乡与海同盛世。祖国70华诞日那天,我在从泉州至青岛的航班上面疾突然发作,航班正飞越东海之上,疾痛难忍中当贴面弦窗鸟瞰下界之海,方知此生与大海须臾不可离分?!


       一次在从泉州回青岛的航班上,在九千米的高空,鸟瞰苍海时突发奇想:中国海,假如哪一天我不在了,请接纳葬进你的怀抱!      

图片

       我不在乎,生而可飘落海岛之隅,逝可沉入深渊之底,或飘落为尘埃而融入冰雪雨水润之苍茫大地,终而汇入潺潺细流归入苍海。


       悟天道,人生路上在曾经拥有的过去中,己享受了春夏秋冬四季足矣。其实人生只是一场戏,神马都是浮云,自然归宿己在彼岸等着你,所以依文之道我才这样说:如果需要,请叫醒我!


       待下一个轮回,当春暖花开时,还做自己,继续做写海洋故事的好人。


二、每当站在海岸,面对大海时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时常会冒出如此思考:


       从人类尤其是近代资本主义时代的人类的所作所为,很难显示出自以为是的高等和高级。事实上,如果人真如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是所谓万物之灵,是所谓进化程度最高的动物,那就应该具备与其相匹配的道德,仁慈,善良和同情心。就应该善待和保护所有生灵而不是残害他们,杀戮他们,剥夺他们的自由,为一己之私利使他们濒于灭绝。此乃可谓真高等也。否则,仍不离禽兽且不如禽兽之不贪且有节也。


       我为什么要写?


       现实中的些许专家都是聪明人,然而他们却自己为是的把简单的道理讲的过于复杂了,但文化却这样告诉我们:海洋是水做的骨肉,有着透明的灵魂和敏感的神经。   

图片

       但时下如此的海洋生态,很难说许多年后会发生什么?鱼儿会飞上天吗?鸟儿会飞落到海龟的背上吗?鲨鱼会跳上陆地变成长颈鹿吗?


       试看,我们周围的许多河流,正带着伤痛告别失血的河床呻吟着流入海洋。人类如果还不自省,久而久之若有一天,海洋一旦失去了蓝色的梦境,真的到了那时人类只能在凄凉的凄风苦雨中去听海洋的哭声。


       岁月蹉跎,人情淡薄,曾在清风拂面的日子里虚度芳华,也曾在苍黄落地的季节回望天涯,一切的一切,山水之间,弦音之外,何尝不是,故道徘徊,西风瘦马……尽言醉满风流酒一杯,收拾心情坐到黄昏月复回,暂歇栏杆,只看见落叶飘零一堆又一堆,瞧不见阑珊灯火处,那个谁是谁,误入蓝桥,只一声叹息……问那个红尘过客,那则尘埃故事为何只惹了伤心,输了眼泪,情之悲喜,梦至醒来,是何等的不明是非,端得起忘情茶,咽不下相思苦,揉碎了,折断了,去往佛前拜倒三叩,不拘一步向天涯,只有尘风吹起三分薄土两重花,一帘灯火半城沙……莫不是前生无奈此生筹,即思量,安坐下,趁酒三巡醉倒一时,忘回家,尚流水缓照我一分清醒两腮霞……


三、百年西潮侵中华,撅坟扒城竞涂鸦。愚昧崇洋毁祖先,古旧破尽終无家。真迹灭绝徒呈快,垃圾遍野泪为啥?田园风光終不再,凭空何处认华夏?


       曾经以梦为马,天涯仗剑,一路路餐风饮露地漂泊,一程程披星戴月地辗转,一声声呼唤,惊动恹然春困的群山,一滴滴咯血,装点生命荒芜的蒿原,等到走累了回头再看,那歪歪斜斜的足迹已被风沙洇湮,多少豪情成等闲,多少壮语成笑谈……谁还记得汲汲奔波的匆匆那年?谁还认得一路遇见的生丑净旦?人至中年终于懂得,凡事看淡,寸心必安,如今雾未散,人未还,余一小舟度流年,在红尘渡口,在岁月驿站,虽没有生华妙笔可倚千言,但我会采一枚被金梭银梭嵌满补丁的往事,把一颗被腥风苦雨蹂躏的心灵收揽……天涯依旧路远,我把人生叠成一段情深缘浅,一笑,便足以温暖整个流年……